澳门太阳娱乐场

诗词中的花

  于晚秋绽放,百花凋落中,独有菊。同是一枝黄花,李清照笔下的你“满地黄花堆积,憔悴损。”他的凄清感染了你,使你憔悴,她在哀伤,你在为她哀伤。她的孤独有你陪伴,她亦应感到欣慰。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陶渊明结庐人境,隐逸飘然,有你与他于俗流中共享高洁,唯有你是他的知己。重阳又到,战争又起,本是一片肃杀之气,毛主席的豪迈乐观,却使人们充满希望“战地黄花分外香”,战场上的你依旧充满芳香,你给人们带来了幸福的希望。

  雍容华贵是你,令人沉醉是你,高傲抗旨是你,不愧称为花中之王——牡丹,刘禹锡“惟有牡丹真国色,开花时节动京城。”真可谓名副其实。贵妃赏花,李白一句“名花倾国两相欢”,倾国的是花,还是人,亦或人花皆是。然白居易去只看到“惆怅阶前红牡丹, 晚来只有两枝残。”美景不再,同是一枝牡丹,却又如此不同的境遇。

  同是一枝花,拥有它的美丽妖娆,她在造物者的怀抱中,自由的绽放,在给予人们每的欣赏时,亦与我们相伴,无言的陪伴,但你孤独是,给你安抚,当你迷茫时,给你希望……同是一枝花,因为我们的心情不同,给我们不同的感情。

  雪与花,特别是梅花,像是孪生姐妹,若即若离,有这种种微妙的关系,在历代文人墨客的笔下,交相辉映,尽显丰姿。

  人们常以花喻雪,谈到下雪,总说是梅花飘舞。雪还素有“六出梅花”的美名。以雪喻花就更寻常,苏州梅花出名,早春时节,千树皆白。暗香浮动,人称“香雪海”。刘禹锡《杨柳枝》中有这样的句子:“昨来风起花如雪,飞入宫墙不见入。”

  既然互为本体和喻体,雪和花似乎令人难以分辨了。然而,富有哲理的宋诗,还是巧妙的区别出它们。“墙角数枝梅,凌寒独自开。遥知不是雪,为有暗香来。”是王安石的《梅花》诗吧。是的,雪有雪的优点,梅有梅的长处。卢梅坡《雪梅》说:“梅雪争春未肯降,骚人搁笔费评章。梅须逊雪三分白,雪却输梅一段香。”

  话虽如此,雪与花还是互相搀杂了对方的特点。从王禹称《春居杂兴》“荞麦花开白雪香”句中可见,雪香未必不如花香。而周邦彦《浪淘沙慢》中所描绘的“恨春去不与人期,弄夜色,空余满地梨花香”,告诉我们花白也未必逊于雪白,

  落雪与落花,由于季节的因素,却令人产生截然不同意境。落花的时候,是李后主《清平乐》中的“砌下落梅如雪乱,拂了一身还满”,教人伤怀。落雪的时候,是岑参《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》中的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,教人奋进。

  还是李煜在《浪淘沙》中悲叹:“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间。”黯然销魂者,落花岂非亦有份?可是《咏梅》中的落雪却带来“风雨送春归,飞雪迎春到。已是悬崖百丈冰,犹有花枝俏”的结果。可见和雪关系最恰的,也只有梅花。同样是主席诗,《冬雪》中写道:“梅花欢喜漫天雪。”又有韦庄《浣溪纱》:“暗想玉容何所似?一枝春雪冻梅花,满身香雾簇朝霞。”在寒冬,幸亏有梅与雪做伴才让大地还有生气,也幸亏有雪衬托才显现得出梅的高洁。卢梅坡另一首《雪梅》诗云:“有梅无雪不精神,有雪无诗俗了人。日暮诗成天又雪,与梅并作十分春。”

  雪与花,还都可以传达物是人非的心境,这一点,中外诗句相映成趣。法国诗人维庸问:“去年之雪今安在?”感叹人事苍茫,而中国诗人崔护,却在《题都城南庄》中吟咏:“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”也是充满了怀旧的思绪。

  我一直都不明白,为什么在百花之中,中国人偏爱梅花、偏钟情于梅花呢?是因为它美的缘故么?是的,它的确很美:朵朵冷艳、缕缕幽芳、孤芳自赏、纯洁无瑕。像一只骄傲的天鹅屹于冰雪间。“千白丛中一点红”。开得刺眼,开得高傲;是因为它美的别具一格的缘故么?是的,它的美的确与众不同。它的美,比起娇艳的牡丹、绚丽的月季、清秀的荷花来说,别有一番风味。是的,即使它不如茉莉清香、不如菊花美丽、不如桃花艳丽,但它的确很美,它的美绽放在风雪中,盛开在风雨里。开在没人看见的地方。于是当人们饱赏百花之俏丽,走出门外,看到这株傲于风雪之中的红梅,谁能不为它倾倒?谁能不被它征服?谁能不被它别具一格的美丽所吸引呢?是因为它美的精神的缘故么?是的,中国人爱梅花,是爱 梅花傲雪斗霜的精神,爱梅花谦逊的精神。爱的是“已是悬崖百丈冰,犹有花枝俏。”爱的是“待到山花烂漫时,她在丛中笑。”爱它不怕困难,于无声处,傲然挺立。爱它甘愿在幕后无私奉献的心。爱的是梅花有灵魂、有骨气、有品格的精神。梅花之所以能排在“四君子”之首,正是因为这种傲雪斗霜、谦虚乐观的精神!

  中国人偏爱梅花,是因为红梅于中国人有相同的精神。有着“俏也不争春,只把春来报”的精神。那血色的梅花,开得那样娇艳。它敢与风雪争斗,感与风雨撕杀。她是春姑娘的使者,不怕冬姑娘的胁迫,傲然于天地间,飘撒春的芳香、播种春的种子。当大地终于迎来了姗姗来迟的春姑娘时,她却静静地消逝,化作脚下泥,只留一抹余香荡漾于天地间。看百花齐放,听百鸟齐鸣,看春满大地便欣慰地走了。于是“落红本是无情物,明年冬天再见花。”它的一生就像一部充满欢乐与悲愁的乐曲,从飘舞的雪花奏到缤纷的百花。

  我爱梅花,爱它的骨气,爱它的坚强,爱它的永不屈服。 它排在岁寒三友的第一位,是最有骨气的!它在严寒的冬天时不肯屈服,将自己娇嫩的肌肤顶着风欺雪压。只有它会有那份精神与那份傲气在寒冷的冬天与风雪做斗争。梅因冬天而存在,而正因为梅也使冬天添加了几分温馨、清香,减少了几分严寒、冷酷。

  “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。”大家会感觉冬天很寒冷,都不愿出门。而梅花这种没有思维的植物却在冬天里绽放,雪白的花瓣顶着寒风傲然挺立,显现出与任何花儿都与众不同的姿态。中华民族的英雄有很多,他们都是经历过风风雨雨的,毫不退缩,毫无惧色!它也是迎着狂风、暴雪一步步成为中国国花、成为岁寒三友的第一!这么多的荣耀!同时,梅花也付出了代价,它经历的困难不知有多少。生活中,有些人的意志都没有它强,因为有些人本来可克服眼前的困难,但他却不积极面对,有的甚至采取逃避的办法。

  梅的傲骨,梅的精神我不会忘记,也正因为梅的这份傲骨、这份精神激励我,让我勇往直前、永不退缩。

  站在寒风中,又飘来了梅的阵阵香气,那样清淡、那样高雅。我的脑海中,又看到了梅花的坚持与毅力!

  冬日,院子里一株蓬勃的腊梅花灿烂地开放着。一树的金黄,圆圆的花骨朵儿小巧可爱,绽放的花儿笑意盈盈荡漾在枝头,在寒冷的冬日里妩媚妖娆。远远都能闻到那一股馨香扑鼻而来,直钻进了人的心坎里,回味悠远……

  ??南国的雪,历来吝啬,多年来难以一睹芳容,让我心生许多的遗憾。只有陈年的回忆,带着岁月的沧桑在心头沉醉回味.尤其是腊梅花盛开之际,我觉得应该有冬雪的陪衬才得以完美。正如屈原所说的:“有梅无雪不精神,有雪无诗俗了人.日暮诗成天又雪,与梅并作十分春.”可是一年一年花落去,等来的却是一次次的失落与惆怅。这一种情结在来年又会延续下去。我都觉得自己有点聊发少年狂的味道,虽然已人到中年,可那是我心底里唯一纯白的记忆,不忍忘怀。

  ??前天,忍不住采摘了几枝盛开的腊梅花。寻个花瓶插上,卧室里顿时香气迷漫。夜来枕着香味入眠,心情曼妙如花。心念之间似携着一幅踏雪寻梅的美丽图画翩然入梦。雪舞翩跹,花开烂漫,馨香环绕……

  ??就在我夜半暖衾之时,你翩然而来,如约而至。好似知我心情一般,悄无声息之间用一枝妙笔给大地披上了银装。晨起,你让我欣喜若狂。眼前是一片粉妆玉琢的世界,真个是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啊!

  ??久违了哦!江南的雪,你是那样的滋润美艳,动人心怀。你虽没有北方那样的漫天大雪,那样的壮观雄伟。却是显示出另一种江南别致的美丽与独特的雅致。那样的从容不迫,洋洋洒洒.似柳絮般漫天飞舞,又好似一位多情的江南女子,在轻歌曼舞,轻盈妖娆而又妩媚深情!

  ??“江南雪,轻素减云端”.纯洁的冬雪啊,!我喜欢你的淘气,喜欢你的抚摩。欣欣然投入了你的怀抱,雪花落满我的发梢我的脸颊,沁凉沁凉的。心里却是极喜欢极快乐极温暖的。雪里梅花分外娇艳,雪似梅花花似雪,似和不似都奇绝.红红的茶花躲在冬雪下面含羞带笑。这久违了的江南雪,给大地带来了一份祥和、幽雅与洁净.白茫茫一片,大地真干净!这美丽的雪花,也给人的心灵带来了一种惬意和浪漫的感觉.

  ??梅花是冬的精灵,雪的姐妹,春的使者.雪是舞的精灵,是雨的精魂。雪映梅花,梅花傲雪,清雅俊逸。梅以它的高洁、坚强、谦虚的品格,给人以立志奋发的激励。在严寒中,梅开百花之先,独天下而春。因此梅又常被民间作为传春报喜的吉祥象征。梅的冰肌玉骨,凌寒留香被喻为民族的精华而为世人所敬重.我想起了宋代诗人卢梅坡的《雪梅》诗:“梅雪争春未肯降,骚人搁笔费评章.梅须逊雪三分白,雪却输梅一段香”.读来意味深长.有梅无雪,那梅的坚贞品质又何以显现?有雪无梅,那雪的寂寞又有谁人能知?

  ??此刻,我对着这雪里梅花,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感激:因为这个冬天我了无遗憾!因了这纷纷扬扬的江南雪而温暖满足。我因为有了你们的相伴而多了份淡泊和宁静。痴望着这飘飘洒洒的美丽雪花,情丝凝结,好想此刻幻化成雪,轻舞翩跹与这天地之间……

  黄春 [论文摘要] 文章通过白居易诗词中有关花意象的运用进行剖析,从白居易诗词的“花”中不仅可以解读诗人的思想、心绪、际遇,而且亦可以管窥唐代社会及人情世故等历史层面。白诗词中的花意象灵韵独具,似能解语,无法述说穷尽。 [关键词] 花意象,中国花文化,解语,人格化. “花如解语还多事,石不能言最可人。”宋朝诗人陆游化用唐明皇以杨贵妃为解语花的典故如是说,这体现出中国文化中“天人合一”的精神。尽管鲜花美人互为比附在世界各民族的文化中都有所表现,但自然界中的花一旦与中国文化相结合,植根于中国文化中,尤其与人文精神绾结在一起,便成为一种内蕴生命力和灵魂的情感生灵。 中国花文化的核心精神是花的人格化,花之人格化的及至便是将花当作人来看视,并在此过程中体验和感悟自我的人生。在“一视同仁”“万物与我为一”“众生平等”等儒释道传统思想的熏染和规范下,中国人对花木观赏活动所体现出来的感悟方式,构成了世界文化视野中极具东方韵味的独特的人文景观。自《诗经》始,中国历代文人对花进行了特殊的情感关照,花成为诗文中经久不衰的意象,并逐渐形成一种模式。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与思想渊源下,尝试解读唐代诗人白居易的诗中有关花的意象,从中感受他的人生遭际与心路历程。与诗人同喜悲共爱憎,而且反映出诗人的思想心绪、社会风俗乃至人情世故。诗人以花喻人,将人喻花,成就了白诗词中的花的世界。 白居易是爱花、懂花、惜花之人,他笔下百花齐放。据载,在杭州灵隐寺“岩顶崖根后产奇花,气香而色紫,芳丽可爱,人无有知其名者。招贤寺僧取而植之。郡守白乐天尤爱赏,因名曰紫阳花。”白居易对花的情感可见一斑。 白居易很喜爱莲花,有关莲花的意象(包括荷花、芙蓉、菡萏)被明确使用的就有大约83次之多,占花意象的14.7%,还不算许多指向不明的花意象。但白居易更爱白莲花,将其用以自比,作有《种白莲》《东林寺白莲》《感白莲花》《六年秋重题白莲》《莲石》《白莲池泛舟》等等有关白莲的诗。莲花是佛教之花,是花中君子。白居易对白莲花的纯洁无暇赞美备至,甚至连自己一向推崇的红莲便只是“虚得清净名”(《东林寺白莲》)了。乐天在《感白莲花》诗中云:“白白芙蓉花,本生吴江濆。不与红者杂,色类自区分。谁移尔自此,姑苏白使君。初来苦憔悴,久乃芳氛氲。……”白莲这种孤清不群、遗世独立,但仍馥郁芬芳、颇具神韵的形象,正是诗人非常偏爱而用以自诩的写照。清人宋长白在《柳亭诗话十七则》中云:“洛阳无白莲花,乐天自吴中带种归,乃始有之。其《白莲泛舟》诗曰:‘白藕新花照水开,红窗小舫信风回。谁教一片江南兴,逐我殷勤万里来。’又《种白莲》诗曰:‘吴中白藕洛中栽,莫恋江南花懒开。万里携归尔知否?红蕉朱槿不将来。’周濂溪谓莲为花中君子,况纯白者耶?但移入洛阳,是以君子而入富贵之乡矣。”此外,白居易还用无人欣赏的白牡丹自比:“白花冷淡无人爱,亦占芳名道牡丹。应似东宫白赞善,被人还唤作朝官。”(《白牡丹》)白牡丹与白莲一样皆纯净素洁,诗人渴望自己能在浑浊的官场中保持一种清俊的思想与个性。这是诗人宦海沉浮人生失意时的感受,全都寄寓在白莲花和白牡丹的“洁白”上了。因为真爱花,所以真能“别”。“乐天诗多说别花,如《紫薇花》诗云:‘除却微之应见爱,人间少有别花人。’《蔷薇花》诗云:‘移他到此须为主,不别花人莫使看。’今好事之家有奇花多矣,所谓别花人,未之见也。(编者按:所谓‘别花’,即辨别得花、识别得花之意)。” 白居易惜花之诗更是不可胜数,信手拈来便有许多,如“……唯我多情独自来。……无人解惜为谁开。”(《下郢庄南桃花》)诗中的花因诗人的爱惜而分外有情,似能解诗人心绪。 白居易多用花来装点诗境,显得自然畅婉。“夜色向月浅,暗香随风轻。”(《答桐花》)以明月衬色,以清风衬香,借月下桐花显夜的明净与清幽;“春风桃李花开日,秋雨梧桐叶落时。”(《长恨歌》)回肠荡气,哀感于一年四季的物是人非;“风荷老叶萧条绿,水蓼残花寂寞红。”(《县西郊秋季赠马造》)用“叶绿萧条”“花红寂寞”来抒泄悲秋情怀;“玉容寂寞泪阑干,梨花一枝春带雨。”(《长恨歌》)将杨贵妃妩媚动人的绝艳容姿、无限感慨的凄怨哀伤凝成一枝沾着春霖的白梨花;“奇芳绝艳别者谁,通州迁客元拾遗。”(《山石榴寄元九》)“奇芳绝艳”比挚友元稹的才能,流露出浓厚的情意。 白居易将自己理想中的人格比附于花,借花向世人传情达意。“独占芳菲当夏景,不将颜色托春风。”(《紫薇花》)表现出一种桀骜不群的品性,只愿在夏日独妍,不随大潮不入俗流;“争及此花檐户下,任人采弄尽人看。”(《题山石榴花》)歌颂平易近人深得人心的优秀品质;“金英翠萼带春寒,黄色花中有几般?凭君语向游人道,莫作蔓菁花眼看。”(《迎春花赠刘郎中》)不似桃李争春,却向春寒独秀,具有不同流俗的格调。 从乐天的花诗中看唐代风俗。“绕廊紫藤架,夹砌红药栏。攀枝摘樱桃,带花移牡丹。”(《伤宅》)铺写豪宅中花木果树的繁艳,花品与色调均透出一种大富大贵的气息。移植牡丹应在早春未长芽时,待花开后移植则必须附带根须与泥土,浪费大量的人力物力。可见豪门贵族的奢侈,连摘樱桃都连枝折断。“灼灼百朵红,戋戋五束素。”(《买花》)“花开花落二十日,一城之人皆若狂。”(《牡丹芳》)可见唐代赏牡丹的风气之盛。唐时有花市,最为繁华热闹的则属京城长安的牡丹花市。仕宦富贵人家如疯似狂地赏玩牡丹,并竞相以高假购买,形成攀比之风。牡丹为富贵之花,其富贵的气质更令诗歌在渲染富人们的穷奢极欲上添上一道重彩,反映出民生疾苦与残酷剥削,鞭斥豪贵的虚荣与毫奢。“眼看菊蕊重阳泪,手把梨花寒食心。”(《陵园妾》)采菊与饮菊花酒是重阳节的一项主要风俗活动,寒食日亦是梨花开时,梨花的冷淡寒白令节日的气氛更浓。故用花期来表岁时,体现出时节的风俗特征。“花时同醉破春愁,醉折花枝当酒筹。”(《同李十一醉忆元九》)可见当时结伴饮酒赏花是文人的雅趣,并在饮酒时折花枝行酒令。白居易有诗云:“闲征雅令穷经史。”可见文人多行雅令。“独坐黄昏谁是伴,紫薇花对紫微郎。”(《紫微》)唐代,紫薇花在统治阶层中受到了空前高的待遇。因紫微在古代天文学中指紫微星垣,自汉代起就用来比喻人世间的帝王居处,而唐代中书省设在皇宫内,为国家最高政务中枢,故名紫微省。紫薇花因谐音以及自身耐久且烂漫可爱的魅力而扎根宫廷。真是花以名而闻天下。 白居易的思想中儒释道三者驳杂相纠葛,而以儒家思想为其主流。在《东坡种花》二首中,“前一首细写种花之趣,静观物理,及时行乐,独善之义也。后一首推广言之,与柳宗元郭橐驼种树说同意,兼济之志也。”《感芍药花寄正一上人》诗云:“今日阶前红芍药,几花欲老几花新。开时不解比色相,落后始知如幻身。空门此去几多地,欲把残花问上人。”从芍药花的开落体会到人生的短促和虚幻,产生皈依佛门的念头。实际上,白居易的思想核心就是“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”两句话而已。 白居易诗词中的花意象遍及各处,不可历数。仅从花中就能看到昔时的醉吟先生或悲或喜;或结伴赏花或花前独饮;或豪门感慨或柴扉掩泣;或壮志满怀或悲观失意;……白居易被称为“风流太守”,是因其在唐代文官中是出了名的狎妓冶游之人。对歌妓舞女的喜爱令他的诗词中有许多花意象或更形象生动,或更隐约曲折。总之,白乐天弄花,让人眼迷,似读不尽。

上一篇:众花在古代诗词文章中的意象。急求!

下一篇:电视机一般装多高合适